一堆Eddie Redmayne。

© ItsAndi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Be There (2)

Graves!公司經理/Newt!大學生
現代AU
33歲與19歲
年齡差大好
腦洞段子 文筆渣 OOC屬於我
先幫這系列起個名了,自己蠻喜歡這AU的就想了很多(⁎⁍̴̛ᴗ⁍̴̛⁎)







「我下週要出差。」

Graves躺在沙發上,Newt則窩在戀人懷裡。Graves冷冷的講出這句話,Newt立刻轉身且撐起身子面對身底下的男人,「很多天嗎?」

「大概一週,」Graves一隻手撫上男孩的臉頰,垂著眉毛,嘴角勾出淺淺的微笑,「要去英國。」

「噢⋯⋯」Newt依偎著男人的手掌,又再度回到Graves的懷裡,蹭了幾下。

這是倆人交往後第一次分離這麼久。

「我會想你⋯⋯」

「可以用facetime。」

「可是沒⋯⋯」

「等我回來,就幾天而已。」Graves打斷他的話,揉揉Newt的頭,Newt只好扁扁嘴,老老實實的等待再度相遇的時刻。

剛好這幾天Newt也要開始準備期末考的論文,他還是很想念Graves,Graves不准他去送機,還特地到Newt的宿舍盯著他乖乖去上課,離別前沒忘記給個Kiss goodbye。

Graves離開後,Newt課堂上得非常不專心,望著教室外放空,就連上最拿手的普通動物學時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都回答不出來,他一心只想著接下來一週的日子沒有Graves怎麼辦,每週二的午餐時間,每週三的自煮晚餐,每週五Graves都會來宿舍過夜,這一週通通都不會發生,此時此刻Newt的內心空虛寂寞無比,嘆了一大口長氣,陷入深思時被一旁的友人打斷。

「Newt。」Tina舉起叉子狠狠戳了Newt的臉頰。

「啊!Tina!很痛!」Newt慘叫,臉頰上凹了四個小洞。

「叫你都沒聽到,想什麼東西?」Tina收回叉子,繼續吃著餐盒中的焗烤管麵。

Newt平常若在學校的中午時間都是跟Goldstein姊妹一起用餐,雖然三人都不同科系但私交卻是非常的好,但今天Queenie去找開麵包店的男友Jacob了,所以只剩下Newt跟Tina。

兩人坐在校園中一棵大樹下用餐,涼風徐徐吹來,是個適合做戶外活動的天氣,每個學生們都喜歡在這片大草皮上活動,無論是野餐、聊天、社團活動⋯⋯等。

Newt雙頰微微泛紅,眼神又帶著點淚光,Tina見到友人這樣還是第一次,不意外的胡思亂想了一堆原因來填充這個問題。

「動物之家的狗狗死了?我記得你上次說有隻生病了。」

Newt搖頭。

「你的鄰居太吵?你居然還能忍受三樓那位先生?」

Newt還是搖頭。

「你哥哥逼你回英國?」

「都不是⋯⋯」

Tina挑眉,在內心糾結到底要不要問出這個問題,怕會尷尬,她太了解Newt了,愛情這種事情根本沒存在過Newt的世界中,自己與妹妹Queenie是Newt大學之中唯二的好朋友,在旁人眼中Newt是個怪咖,極度怕生有不善與人交際,要不是Tina在入學第一天的全校新生派對主動找Newt搭話不然Newt現在應該會是孤身一人面對接下來這四年。

「還是⋯⋯你跟上次那位先生的事情?」Tina還是說出口了,昨晚Queenie就跟她說她看見那位先生從Newt的宿舍離開,這附近全是學生,那位先生在這個學區之中就是顯得特別耀眼。

Newt一聽到這個問題被提出後臉頰立刻漲紅,並且雙手開始發抖,Tina眼見不對勁立刻抓住Newt的手,拯救了他手中那差點被捏爛的三文治。

Newt轉頭看向Tina,眨眨眼,開了口又閉口,嘆了一口氣後勇敢的說了「對。」

「怎麼了?他威脅你?還是他要告你?」Tina渾身散發出法律系的特質,立刻把餐盒放下全身轉向Newt,就怕那位先生仗著上次的事件欺負自己的好朋友。

「不、不是,沒有、沒有啦,他沒有威脅我,也沒有欺負我⋯⋯」

「那是怎樣?」

「我⋯⋯我跟他⋯⋯」

「在一起?」

Newt內心有如跨年晚會倒數的煙火一樣華麗綻放,他知道自己心跳肯定漏了一拍。

「妳⋯⋯妳怎麼⋯⋯」

「Queenie上次看到他出入你的宿舍。」Tina面無表情看著眼前這隻熟透的人類,噢,他現在根本就像一頭小鹿然後在亂撞。

「呃⋯⋯我、我不是有意要瞞著妳們的⋯⋯只是⋯⋯很難⋯⋯」

「開口。」Tina都知道Newt要說什麼,她送了一口氣,至少Newt沒有被欺負。

「對⋯⋯抱歉,Tina。」Newt閃著淚光,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身旁的好朋友,請求原諒。

我的老天,誰能抵得過這個眼神,Tina心想。

「沒要緊的,沒事。」Tina忍著那個白眼。

「他真的是個很好的人,相信我。」

「不過他年紀應該不小了吧?」

「呃⋯⋯是的,我記得他今年⋯⋯33歲。」

「33!」Tina差點把茶噴出來。「Newt!」

「Percival 不是你想像中那樣的33歲啦!」Newt急忙澄清。

Percival Graves是個完美又優雅的男人,當然他並非一出生就如此完美,隨著家庭背景與年齡增長,長期活在如此嚴苛的壞境下造就如此的他,從小就優秀,又長的如此英俊、漂亮兼具,有著一顆聰明的腦袋,工作也是非常穩定,甚至再過幾年後又可以往上爬。在這樣出色的男人旁邊,Newt有時也不免的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或許自己就是他人生中唯一的污點,高中差點被退學,上大學後堅持自己想學的事物不惜跟父母吵架,離開家鄉,哥哥雖然口頭上也很氣Newt這樣做決定但行為上依舊默默支持著自己,全世界除了Graves之外最喜歡的人應該就是哥哥了。

Graves是個合格標準之上的男友,在別人眼中甚是極品,前途廣、能力強、長相優、品味又好,不得不說床上功夫也是亂好一把的,集結所有高富帥的特質。

相較之下自己什麼都不會,長相普通,家世普通,經濟狀況也普通,喜歡小動物,只想要幫助那些受傷、絕種、需要幫助的動物們,為世界盡一份心力。

Newt一邊嚼著三文治一邊呆呆講著這些話,Tina也是默默地聽完了,沒想到Newt想了這麼多事情,對Newt的愛情觀大開眼界。

「那你在煩惱什麼?」Tina關上吃完的餐盒。

「我⋯⋯他、他這禮拜出差了⋯⋯一週見不到他⋯⋯我很、很難過⋯⋯」Newt嚼完最後的三文治,吞嚥下去後喝了一口水,臉依舊紅著。

Tina始終忍不住還是翻了那記白眼。

就因為這件事情可以讓Newt飯都吃不下,還無時無刻都持著淚汪汪的眼神,課堂也不專心,

「Newt Scamander ,你這個大廢物。」Tina起身,朝著垃圾桶的方向快步走去,Newt見Tina離開也連忙趕緊起身追上Tina。

「Ti、Tina!妳等我一下!我、我不是廢物啦!妳聽我說嘛!」Newt屁顛屁顛的跟在Tina後面。

「你的教室跟我反方向!」

戀愛中的人都是白癡。此刻的Tina想著。
















結束一整天的課,聽到鐘聲後,Newt在座位上整理自己的包包,戴起耳機,跟隨著學生下課人潮離開校園,搭了幾站地鐵,到站後安靜的下車,出站,走著熟悉的路,到達的地方是他每週一都會來的動物之家。

「Newt!」正在園區外頭澆水的男孩看見Newt走進開心的叫道。

「嘿,Credence。」Newt摘下耳機,將門口的鐵門拉開,笑著向Credence打招呼。

「今天一樣很準時呢。」Credence關掉水龍頭,收起水管,用放在口袋中的手帕將手擦拭乾淨,一起跟Newt走入園區。

Credence緊跟在Newt身邊,Credence很喜歡Newt,Newt是讓他能感覺的自在的人之一,自幼就被父母拋棄,在孤兒院遭受不人道的待遇,最後由動物之家的Grace院長收養,讓他有了一個完整且溫暖的家,今年暑假動物之家來了位傻裡傻氣的男孩主動做義工,這位就是Newt,Credence被分配到指導Newt,兩人年紀相仿沒想到Credence比Newt更怕生,剛開始一天除了那些條規之外聊天不到10句話,最後Newt主動向Credence講話,時間久了後彼此都放下心防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我得先去跟Grace院長打聲招呼。」Newt撇過頭看向Credence。

「她正好在辦公室!應該、應該吧⋯⋯如果她沒有在我澆水期間到別地方的話。」

Newt敲敲木質的門,屋內充滿著動物們的味道,在這裡的動物們相處都很融洽,貓咪與狗狗甚至都能窩在一起睡覺,這可多虧了Grace院長的細心照料。

「請進,哦!Newt!你來啦。」Grace院長拉下眼鏡,一見到是Newt後馬上站起上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Newt立刻被溫暖包圍,他們就像一家人一樣和樂的對待彼此,給予了離家在外求學的Newt很多家庭的溫暖。

兩人鬆開彼此後,Newt隨手拉了長附近的椅子坐下來,「這週還好嗎?」Newt問道。

「好得很呢!前幾天來的一位小姐領養了Jacky,而且我看她對Credence也很有興趣呢!」

「Grace園長您別亂說啦!」Credence急忙解釋,「我只不過幫她打開籠子而已。」

「Credence這麼英俊,哪一位女士不看上他的。」Newt在一旁笑的合不攏嘴,Credence不好意思的抓抓自己的頭,還輕踢了Newt一腳。

「如果說比較特別的事情⋯⋯上週末我在附近撿到一隻小黑貓,他完全無法跟其他貓咪共處,Billy跟Emma還被他咬傷了呢。」Grace園長皺起眉頭,從手邊的文件中拿出口中提起那隻黑貓的檔案,Newt接過手來看了一番。

很健康,行動沒有問題,已結紮,大概兩歲,有兩道很粗的白眉毛。

Newt看到很粗的眉毛時噗哧笑了一聲,「怎麼了?」Credence忍不住問。

「哦、不,沒事,沒事,我去看看這隻貓咪好了。」Newt起身,往外頭這隻黑貓的籠子走去。

這隻黑貓蜷縮在籠子角落,用銳利的眼神打量著靠近籠子的Newt與Credence,他的眼珠是綠色的,接近深綠色,又帶點灰色,閃閃發亮的看著兩人。

「嘿,我是Newt,他是Credence,我們不會傷害你的,好嗎?可以讓我靠近你嗎?」Newt將籠子打開,黑貓立刻起身,對著Newt嘶嘶叫,邊叫邊往角落裡鑽。

「Newt,沒用的,他對每個人都這樣。」Credence沉著臉,拉了一下Newt的衣角。

「我再試試看。」Newt不死心,再一次靠近時黑貓再度怪出叫聲,Newt伸手想碰他卻被黑貓一掌打開,怪的是他並沒有伸出爪子,只是用肉球狠狠巴在Newt的手上,邊打邊發出嘶叫聲,最後Newt一鼓作氣把黑貓抱起來,黑貓不留情的在Newt手上咬了一口,Newt嚇到差點把貓咪丟出去,最後忍著痛將黑貓抱出來,並給予立即的安撫。

「好了,沒事了喔,媽咪在這裡,沒事了,你看,我一點都不可怕吧。」一邊講著一邊幫黑貓順毛,黑貓用他厚厚的肉掌巴了好幾下Newt,最後安定的窩在Newt懷裡。

「天啊,Newt,你怎麼做到的?」Credence不可置信的看著頗狼狽的Newt,起初被黑貓亂打一通,最後卻可以將全園區中最不受控的這隻黑貓制服,還以完全不傷害的方式。

「就⋯⋯嗯⋯⋯我也不知道耶,哈哈。」Newt憨憨的勾出笑容,一臉幸福的摸著懷中的黑貓,樂於感受這團黑色毛球的體溫。

兩人回到園長辦公室,Grace園長也不可置信的看著Newt,並且大力稱讚Newt未來一定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動物學家,Newt羞的臉頰微微泛紅,臉上的雀斑跟著這股潮紅看起來更明顯了。

「不如你把他帶回家吧?」Grace園長說。

被這麼直接的一問,Newt不免呆了一下。

「咦?可、可是我養不起他啊,我光是養自己都很⋯⋯很困難了⋯⋯這樣小貓咪會很辛苦的。」Newt慌張地說,用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看著懷中的黑貓。

「不要緊的,貓砂貓飼料你都可以從這裡拿,當作是給你的補助吧,你為園區做了這麼多事情,沒給你一點好處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Grace園長邊說邊走到旁邊那了幾包貓飼料與罐頭裝袋,又示意叫Credence去拿貓砂還有外出籠子給Newt,Newt呆坐在原地腦袋放空,沒想到自己就要養一隻貓了!

「如果你跟他相處不來的話再把他送回來吧,不勉強的。」Grace園長拍了拍Newt的肩膀。

「好、好的,謝謝園長!」









Newt提著外出籠,拿著大包小包的貓咪用品下了車,趕緊跟Grace園長道謝與道別後,就直直走上樓回到自己的租屋處。

Grace園長看著Newt提了這麼多東西還要搭地鐵實在太辛苦,就主動要求要自己開車送Newt一程。

Newt也不好意思拒絕,畢竟那這麼多東西若還要搭地鐵的話,自己肯定會累死在路邊。

Newt到家,關了門,首先先把貓砂、貓飼料、碗盤安置好,接著把對貓咪來說危險的東西收起來,以防不測,最後才把那隻有兩道粗百眉毛的小黑貓放出來,讓他自由的在家中走動,幸虧的是黑貓一直圍繞在Newt身邊,並沒有大肆破壞家裡的東西,這讓Newt送了一口氣,不過這隻貓似乎很缺乏安全感?

「該叫你什麼好呢?」Newt揉揉黑貓的頭,用拇指順了白眉毛的部分,嘴角忍不住上揚,「這眉毛跟Percy真像。」

黑貓走向Newt的大腿蹭來蹭去,Newt盤腿坐在地上後將貓咪放在自己腿中間,閉起眼睛認真思考要為貓咪取什麼名,「如果叫Percy的話被他知道我一定慘了。」

突然間手機響了,Newt嚇了一跳,抱著貓一起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接起,「喂?」

「嘿。」是Graves!

「Percy!嗨!你忙完了?」Newt藏不住內心的喜悅,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大聲了。

「剛結束一個會議,你在宿舍?」Grave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

「是啊,我剛從動物之家回來,你現在在哪裡?」

「旅館。」

「那、那⋯⋯那⋯⋯可以視訊嗎?」

「可以。」

Newt笨手笨腳的把視訊開啟,看到螢幕中的畫面不免害羞了一下,鏡頭一方的Graves沒有穿西裝外套只穿著襯衫,解開了幾個扣子,沒有打上領帶,看起來還是如往常的帥氣,但是多了幾圈黑眼圈,Newt不免擔心了一下對方的精神狀況。

「你還好嗎?」Newt垂下眉頭問著,臉靠近了螢幕仔細觀察著Graves的臉。

「我很好,Newt,你太近了。」Graves語氣平淡。

「你不要逞強哦,如果很累的話就去休息,我們可以晚點再聊的。」

「沒事的,我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Graves彎起嘴角,給了Newt一個淺淺的微笑。

Newt瞬間臉頰漲紅,每次Graves都突如其來講出這樣的話害Newt被撩得措手不及。

「我⋯⋯我很想你!」Newt笑著說。

「我也很想你。」

「我今天——哇啊!」Newt才剛開口手機就被黑貓打掉,手機滾落地上摔了一個大響,黑貓跳下沙發,壓在螢幕上。

「Newt?」Graves的畫面被一團黑色毛茸茸的物體蓋住,毫無頭緒那到底是什麼。

「你走開!現在是我跟Percy的時間!很珍貴的!走開啦!」Newt離開沙發走近手機掉落的地方,用力抱起黑貓,黑貓的四肢卻牢牢扣在地上,只有身體彎起來,Newt不死心把黑貓一隻一隻腳抓起來,整隻貓放回沙發上,急忙撿回手機後用外套袖子擦拭了螢幕,看看手機無大礙後按回視訊畫面。

「抱、抱歉,Percy你還在嗎?」

「我在。」

「哦哦我看到你了!」

「剛剛那是什麼?」

被這麼直接的一問,Newt錯愕了下,雖然遲早要告訴Graves,不過Newt現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是⋯⋯一隻⋯⋯貓⋯⋯」Newt尷尬地勾唇淡笑著。

「哪裡來的?」Graves語氣依舊平淡,邊講著邊挑眉。

「動、動物之家的,園長說他跟我有緣⋯⋯就要我帶回來養養看,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把他送回去的!」Newt講著講著眼泛著淚光,聲音還帶點哽咽,「我知道你不喜歡麻煩的事情,可是這隻貓真的很乖很聽話,而且他長得很你很像!你看!」Newt把貓抱在自己懷中,將視訊鏡頭對向貓咪。

黑貓朝著螢幕眨眨眼,綠色的大眼珠轉了幾圈,最後打了個哈欠。

螢幕中的Graves臉色一沉,後又面無表情地看著這隻黑貓,長得像自己?該不會是因為這道眉毛吧。

「Newt,我想你誤會了什麼,我不會阻止你養寵物,」Graves瞇起眼睛,「但養寵物要負的責任很大。」

「我、我知道!」Newt大叫,「抱歉,我太大聲了⋯⋯」

Graves搖搖頭表示沒事的,看著Newt跟貓咪的互動偷笑了一下,「我知道你非常喜歡動物,相信你一定可以把他照顧得很好。」

「你答應讓我養了?」Newt衝著螢幕大笑。

「你養寵物不必徵求我的同意啊。」

「我怕你會因此不來我這了⋯⋯」

「我會去任何有你在的地方。」

「Per、Percy!你不要每次都突然講這種肉麻的話啦!」

「⋯⋯有嗎?」Graves垂垂眉頭表示無辜。

「真是、真是的!不過我還沒為他取名字呢,Percy你覺得要叫他什麼好?」

「我猜你一定有打算叫他Percy。」

「沒、沒有的事!你不要亂猜!」Newt一臉被猜中的表情,Graves嘆氣搖搖頭。

「Niffler。」

「嗯?什麼?」Newt沒聽清楚剛剛Graves說的話。

「Niffler。」

「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我突然想到的。」Graves聳肩。

「好,那就叫Niffler吧,聽起來也蠻可愛的,而且很特別,不會撞名!」Newt心滿意足的講著,隨手揉揉懷中的貓咪。

「對了,Newt,你說你的姓氏是Sca⋯⋯」

「Scamander,Percy,我知道很難記,但是連你都記不起來那就太糟糕囉。」

「Scamander。」Graves語氣平淡的重複了一次。

「怎麼突然講這個?」Newt睜大眼。

「我今天開會時發現對方公司的經理姓氏跟你一樣,在想他跟你是不是有關係,Scamander這個姓氏真的少見。」

「那位‘Scamander’經理叫什麼名字?」

「Theseus,Theseus Scamander。」

Newt聽見這名字時頓了一下,嘴角尷尬的揚起,「我想⋯⋯那應該是我哥哥,Theseus。」

此話一出,Graves的臉都綠一半了,但還是裝作鎮定地微笑著,不語。

「你還好嗎?」Newt有點緊張的咬著唇。

「我很好,今天跟他打的關係還不錯,印象應該挺好的,」Newt注意到Graves的眼神飄移,「你有跟你哥哥說過你交男朋友了嗎?」

「哦不,沒有。」Newt皺緊眉頭,有種不好的預感。

Graves咧嘴一笑。

「那就先不要說吧。」









先幫倆人保守一下秘密∠( ᐛ 」∠)_


TB沒有C

评论 ( 4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