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Eddie Redmayne。

© ItsAndi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Be There (3)

沒有魔法
Graves!公司經理/Newt!大學生AU
33歲與19歲
文筆渣
OOC屬於我
這篇沒有Newt,寫Theseus寫得太高興了。









「那今天的會議到這裡,辛苦各位了。」

最後一場會議。

眼看著各位長官們依依離去,Graves也將自己的筆記本闔上,抬頭看了一眼時鐘,21點整,隨即拉起身後的大衣也準備離開,正當跨出第一個腳步時被一個爽朗的聲音叫著。

「Percival!」那位頂著薑黃色俐落短髮的高大男子朝著Graves的方向走來。

「Mr.Scamander。」Graves穿起大衣,身體傾斜蹲下去拿起自己的皮製公事包,從頭到尾視線都沒有離開眼前的男人。

「什麼Mr.Scamander,這麼見外,直接叫Theseus就好啦。」Theseus拍了拍Graves的左肩,順了幾下大衣的毛。

「Theseus,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從美國過來後就一直不停的開會,一定沒有好好享受到英國的好,對吧?走,我帶你去喝兩杯!」Theseus語畢後用著像太陽一樣熱烈的笑容看著Graves,畢竟Theseus是客戶的一方,萬一Graves拒絕這個邀約,說不定這項案子就砸了,Graves面無表情的點頭表示同意,Theseus快樂的情緒全部寫在臉上,Graves內心想著這男人也太好懂了吧,便跟著Theseus一起離開公司。

兩人到了離公司不遠的酒吧,室內充滿著英國腔,但Graves適應得很快,口音的問題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這間酒吧是Theseus最常來的一間,進門後Theseus拉著Graves直接走到了吧檯最尾端,酒保看見Theseus後眼神示意問好,便火速上了兩杯特調的波本威士忌,少許的煙燻烏梅以及多種香料的自製苦精,帶著泥煤味的talisker威士忌,喝起來帶點溫和的可可香氣,這是Theseus的老樣子。

Theseus先敬了Graves,兩人皆小酌一口,Theseus便打開了話匣子跟Graves講了一大堆事情,多半是在抱怨公司機制有多無聊,聽著聽著Graves內心開始疑惑起Theseus到底是怎麼爬上這個職位的,明明就對公司有極大的不滿卻能坐到總經理的位置。

「打從一開始認識你,我就覺得我們倆合得來!」Theseus轉了轉手上的杯子,整個人轉向Graves的方向,像隻大型犬般地看著Graves。

「你在對我調情?」Graves挑眉,但他沒有看著Theseus。

「哈哈哈哈,玩笑,我是真的把你當朋友,Percival,老實說,公司裡都是那些老油條,這次合作難得遇到你這樣跟我年齡相仿的人我開心的要死!真想把你挖角來我們公司。」Theseus又拍了幾下Graves的肩膀,Graves心想如果你知道我跟你弟弟在一起後講出來的話肯定不是這樣了。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Graves舉起杯子示意敬了Theseus,自己喝了一口。

「這樣我以後就有理由去美國了!啊!想起來,我弟弟也在美國唸書呢。」Theseus搔了搔自己的下巴,開始對Graves說起自己弟弟的故事,其實他基本上都知道,但還是裝作無知的樣子。

「那時候他居然跟父母親大吵一架,我在一旁聽得心疼,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小Newt這個樣子,其實我們兄弟倆因為年紀的關係有點隔閡,但我還是很疼他的,他上大學後學費也是我幫他出,雖然他說他畢業後會工作還給我,但我是不會收的!畢竟他是我寶貝弟弟啊,兄弟姊妹什麼的不就是要這樣扶持彼此嗎?」Theseus講起自己弟弟時態度都變了,跟在抱怨公司時完全不一樣,口氣變得緩慢,溫和,眼神露出許多心疼與不捨,Graves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頓時發現了Theseus的另外一面。

「你真是個⋯⋯好哥哥。」Graves的確認為Theseus是個好哥哥,Newt也經常提起自己那位過度操心的哥哥,Theseus幾乎每週都打電話問候Newt近況,有時候Graves會在旁邊默默的聽Newt一直說我很好、沒事、真的,請你相信我⋯⋯等諸如此類的話不斷重複。

Theseus非常了解Newt,何況Newt開口提出要離鄉出去唸書時更是大為吃驚,Theseus知道Newt他是個自由的靈魂,這麼年輕,應該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但又擔心受人欺負,除了表面上負擔學費之外私底下又偷偷塞了好幾把零用錢給他只希望他吃飽穿暖,不要累了自己。

Theseus聽見Graves這麼一說,便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

「我就這麼一個弟弟了,當然要好好照顧他啊!你呢?你有兄弟姐妹嗎?」Theseus出自於關心的問出。

「沒有,獨生子。」Graves視線壓低,眼神落在自己的鞋頭上。

「噢⋯⋯有時候挺孤單的吧⋯⋯」Theseus露出了關懷小動物的眼神看著Graves,Graves抬起頭看著Theseus時瞬間想起Newt,兩兄弟在這方面還真的很像啊。

依照Graves的個性,他覺得獨生子是件好事,不用在乎其他人,管好自己就好,但偶爾也挺寂寞的,父母親因工作關係幾乎不在家,長期只有老管家跟自己相處,從小就獨立的他,對於 ‘孤單’ 二字再熟悉不過了。

「一個人慣了,還好。」Graves想想自己也活到30老幾了,這點寂寞感算什麼。

Theseus拉拉自己的領子,把領帶解開,鬆開了幾個扣子,一口氣把杯中剩下的波本一飲而盡,隨後發出了「啊——」的聲音,將杯子舉高示意酒保再來一杯,酒保立即又上了一杯給他。

「給你看我弟弟的樣子。」Theseus拿出手機,桌布就是兄弟倆的合照,照片中的Theseus摟著Newt的肩膀,倆人肩並肩貼在一起,笑得很開心,看起來是不久前拍的照片,「這是上次Newt暑假回來英國時照的,他看起來在美國待的很開心呢,這我就放心了,而且他好像有胖了點,不再像以前那樣剩骨頭了,他如果再像之前那樣瘦的乾巴巴的我就得過去矯正他的日常作息了。」

Graves看著手機,嘴角忍不住翹起來,那是當然的,Newt可是被他照顧的‘很適當’呢。

「你弟弟長得跟你一點都不像。」Graves冷冷的道出。

「小Newt是獨一無二的!」Theseus這回答可回的真好,Graves心想。

「不知道小Newt有沒有人追求呢⋯⋯真擔心他會被騙,況且他又有社交障礙⋯⋯現在年輕人在想什麼都跟以前不一樣了。」Theseus再度顯現出老媽子姿態。

Graves聽見這個話題被講出來時不免心虛了會兒,吞吞口水想開口說些什麼也不是,只好打個最安全又保險的牌出來。

「我想⋯⋯這應該就是看緣分了。」Graves聳肩。

「也是,希望小Newt可以遇到真心覺得他好的人。」Theseus回了Graves一個幸福地微笑,這樣的笑容絕對能迷倒一票女孩子,然後Theseus絕對不知道。

「你應該有不少追求者吧?」Graves喝了一口酒。

「噢⋯⋯沒有,太忙了,除了工作之外我真不知道自己平常在做什麼。」Theseus嘆口氣,可以從這口氣中得知滿滿的惋惜與無奈。

聽起來很慘。

但是Graves沒資格批評別人。

「沒要緊的,我之前也是。」這次輪到Graves拍Theseus的肩膀了。

Theseus一感受到Graves搭上自己的肩後,就立刻跳下吧檯椅給身旁的男人一個又深又厚的擁抱,這一切都令Graves措手不及。

「你⋯⋯Theseus!你在做什麼!」Graves驚慌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Graves越是激動Theseus就抱得越緊。

「我就知道我們倆一定能變成好朋友!」Theseus緊緊的抱著Graves,滿心歡喜充滿笑容的看著他,Graves無奈的想著英國人都這樣嗎,拍拍對方的背叫他趕快放手。

「抱歉,我太高興了,嘿嘿。」Theseus鬆開手,幫Graves整理好大衣,從頭到尾都保持著笑容,反觀Graves一臉面癱,兩個人呈現出來的光芒大有落差,卻一拍即合。

「很晚了,我幫你叫台車吧。」Theseus搶先著付錢,告訴Graves等他去美國時請他喝一杯就好,接著拿出手機叫了台uber,設定Graves住的飯店,兩人走出酒吧後外面抽了支菸,一起等車來。

「你後天就要回去了對吧?」

「是的。」

「啊——真捨不得⋯⋯」Theseus仰著頭大叫。

「不好意思?」

「就跟你說我沒朋友啦。」

「我才不信。」

「你可別回去就忘了我啊。」

「你很令人印象深刻。」

車子來了,Theseus先跟司機打招呼後順勢幫Graves開車門。

「我可以自己——」Graves話還沒說完就再度被Theseus抱著,這次Graves沒有嚇到,也伸出手臂輕輕抱了Theseus,默許了這個舉動。

「你回去小心啊。」Theseus耳語。

「謝謝。」Graves淡淡一笑。

Theseus是個好人,沒有人會反對這個形容的,表面上啷噹,但公歸公,私歸私,公事場合就是嚴厲的主管,他負責的案子沒有一項有失誤過,同時待人處事更是圓融。

私底下是位值得深交的朋友,是個可以放百分之兩百的信任在身上的人。

兩人鬆開後Graves上了車,搖下窗戶向Theseus揮手道別,完後Theseus默默地轉身朝自己的回家方向走去。

他是真的很高興遇見了Percival Graves,已經很久沒有遇見如此相仿的人了,公司裡總是那些老主管,不然就是年輕份子,幾個喜歡討好、拍自己馬屁的人。

如果說Graves是移動式賀爾蒙,那Theseus就是個無自覺的萬年發電機,男女老少都會被Theseus那股暖陽吸引,正直的好青年、紳士,帥氣十足又健談,在Theseus的世界裡彷彿沒有冬天。

Graves在車內傳了幾條報平安的訊息給Newt,因為已經漏接他三通電話了,但他沒有跟Newt說剛剛是跟Theseus在一起。

雖然惹了自己小男朋友微不悅,不過自己倒是度過了這苦悶的一週中最愉悅的夜晚。



此時Theseus捎來一封短信,「自己一個人走回家,冷啊(;_;)」

什麼奇怪的表情符號,Graves心想。

Graves靜靜地敲著螢幕上的鍵盤,「無聊。」,按下送出,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但Graves依舊對未來感到恐懼。


—————




寫Theseus這麼爽朗莫名的⋯⋯心情很好(˶‾᷄ ⁻̫ ‾᷅˵)

评论 ( 12 )
热度 ( 30 )